战x恋第几集最刺激

类型:科幻,科幻片地区:美国年份:1999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战x恋第几集最刺激剧情介绍

他很是果断的转身就走,因为他知道以顾冬晨所表现出来的嚣张来看,他如果敢废话,那么很有可能直接被人家给杀了。战x恋第几集最刺激独孤敬走了,连一句大话都没有说的就走了,不过这却让温闲林很有些紧张,因为他很详情

詹长麟的金陵毒酒案

“金陵毒酒案”(又名“南京毒酒案”)发生至今,倏忽大半世纪,当事诸杰,均已作古。而中共抗战史料,当年《新华日报》尚且只字未提,往后更无确切记录。国民党内部秘密档案多在台湾,尤以特务历史,迄今未能解密。加上当事人生前敢于公开回忆,也已是半个世纪之后,遥想当年细节,难免叙述有误(沈醉将杀害杨虎城将军一家之某凶手姓名记错,促酿冤案,便是一例),或有主观臧否,亦人之常情。一些报道为补缀缺失链条,辅以“合理想象”,乃至以讹传讹,偶亦见之。 早年报道,此案多被定性为詹氏兄弟个人作为,甚至南京史志办当年访问当事人,也持此种说法。如“两人(指詹氏兄弟)都在日本总领事馆当仆役,当时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为了报国仇家恨,他们采取了毒杀日寇的办法”(《服务导报》1997年12月31日),或“消息(指卢沟桥事变——笔者)传到南京后,詹长麟悄悄对哥哥詹长炳说:‘政府已经跟日本人打起来了,咱们走吧,别再伺候日本人了。’受尽凌辱的詹长炳咬着牙说:‘走?哼!这样走太便宜这些东洋人了!咱们得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他们一顿再走。’”(广东《炎黄世界》1999年第一期),再,“这场毒酒案就是他们兄弟俩事前谋划的”(《扬子晚报》1994年11月13日),等等。这些报道,均只字未提该重大事件的幕后组织策划者,仿佛获知情报、购买毒药、投毒、撤离等一系列行为都是百姓个人义举。当年各报因军统保密工作做到家,也概未觉察幕后组织行为。甚至2005年出版的《南京沦陷八年史》(上下册)等史书,也持“个人报仇”观点。个人行为,就将此次事件的其他当事人撇开了。曾介绍詹长麟去日本总领事馆工作并在投毒事件发生后冒险负责撤退接应的王高科,生前对此就很有意见。王病逝后,其子王正勇曾于1997年奉父命跑到詹长麟家,请老人亲笔写下“王高科在江边接应”等字样,以防日后无人作证。此做法稍嫌唐突,竟令詹长麟后人不满,但从长远看,对澄清历史,不无裨益。现已有充分证据表明,军统局南京区自始至终策划组织了这次行动,并如前文所述,军统为该事件的善后,前后用了近两年时间,花费不少人力物力。主要当事人晚年也承认这一点,此悬疑现已澄清。 这与前一点相关。既系组织行为,必有出头领导者,但领导者是谁呢?焦点集中在钱新民和尚振声两人身上。早期报道,由于相信是个人行为,这两人的名字鲜有提及。后来的报道,多认为钱新民是主要策划和领导者,如直至2009年第五期的《文史月刊》还说:“6月6日晚10时,钱新民决定,在丹凤街22号军统局特警科外事股股长潘崇声家召开秘密会议,研究策划‘毒酒案’行动计划。”但也有一些报道认为尚振声是主要领导,如2008年出版的《国民党特务活动史》明确记载:“投毒行动小组由军统南京区副区长尚振声领导”。也有将二人相提并论的。至于“毒酒案”,综合各种资料及当事人回忆,应主要由尚全权负责直至善后,钱新民主持全面工作。笔者从尚振声女儿尚慧潜大姐处见到其设法从台湾获得的台湾《中外杂志》1980年8月刊,有专文《河南英烈尚振声先生》,说到南京沦陷后,尚振声副区长潜伏山西路一带领导地下工作,“其时戴雨农(戴笠)先生曾指示南京区特别加强行动工作,俾汉奸附敌之辈知所儆戒。嗣于民国二十八年七月初(原文如此——笔者)接获情报,指出日寇重要将领、特务机关首脑,以及伪组织之高级汉奸等,将于八月(应为六月——笔者)七日在日寇大使馆内集会,并举行公宴,尚烈士乃星夜召集干部研究制裁办法,最后决定于敌伪公宴时暗中下毒,俾能一网打尽。”此台湾文献大陆从未刊载,可资佐证。 日本外务省次长清水留三郎访宁,是抗战爆发后日本最高级别外交官的访华行动,包括随后在总领事馆设宴邀请日伪军政要员,均属绝密事项,何以预先泄漏?据詹长麟生前回忆及其子詹文斌讲述,是詹长麟从日人信函中发现,进而报告南京军统的。《寻找英雄——抗日战争之民间调查》以詹老第一人称口吻说: “1939年6月初的一天早上,我在日本领事馆‘公馆’内打扫卫生,在船山书记官的房间里,看到一封日文信件,就抄录下来。后经翻译才知道是:6月9日,日本外务省次官清水及三重等随行要员,来南京视察日方工作。日本总领事堀公一决定于6月10日晚,举行大型宴会,招待清水次长及其随行人员。堀公一还决定邀请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首脑及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汉奸要员。我及时把这一重要情报向特务组织联系人卜玉琳做了汇报,在我送出的情报中,还详细的(地)列出了参加酒会人员名单。……军统局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制造一起大事件,想通过药酒把他们全部毒死,来烘托抗日的气氛,激发群众的抗日热情,同时也给汉奸走狗一个沉重的打击。” “南京毒酒案”的结果是,虽“毒倒一片”,但只毒死两三人,包括“维新政府”首脑在内的其余人等,虽毒倒入院,终无大碍。此“惊天行动”与军统的预期多少有些差距,于是人们对投放的毒药产生了兴趣,以致公开报道上出现三种说法。第一种是“阿托品”说。早期一些报道及部分出版物均称毒药系“阿托品”,如“詹长麟先到中华路119号老万金酒店买回4瓶老陈旧,然后秘密地向各瓶投入大剂量的阿托品,重新将盖口按原样封好,送到总领事馆邸。6月10日下午6时左右宴会开始前,詹长麟又负责温酒。他将渗入毒液的陈酒灌入日本式的酒壶中”(《南京沦陷八年史》,2005年出版)。第二种是“醉仙桃”说。有报道引述王高科及其后人的回忆,说毒药是一种名叫“醉仙桃”的中药,如“这次下毒从策划到最后执行,间隔了很长时间。下毒采用的是一种名为醉仙桃的毒药,此药是一种中药,能够麻醉人的神经。如果使用过量,能当场致人死亡,如果喝酒后死亡速度过快,那么下毒者短时间内无法撤退。所以,下毒的剂量、下毒的时间、药性的发挥等等方面都要考虑得当。为了精确药的用量,他们曾拿猴子做试验。如果日本人喝下毒酒之后,好像喝醉了一样,在醉态当中缓慢死亡,这样既不容易被别人发现,而且詹氏兄弟就可以在相对充分的时间内撤退了”(《金陵晚报》2005年9月7日)。笔者此次采访王高科儿子王正勇时,这位年轻时学过中医,迄今仍时常免费为街坊邻居治病的退休工人仍坚持此说。他说,“醉仙桃”的学名叫“曼陀罗花”,服用少量易醉,大量可使心脏麻痹而致死,而且不易查出,临床上用于麻醉药。第三种是“氰化钾”说。这是目前较多的观点,缘自詹长麟后来的亲口叙述,如“毒药是军统局给了我姑父(应为妹夫,下同——笔者)潘崇声,姑夫后来把药交给了我哥,我哥晚上带回家的。过去嘛,全家不管有多少房大家都住在一起。晚上我哥跟我讲,说‘你看,药已经拿来’,我看到是一个很小的,小针头这么粗的瓶子,药不多。上面有USA三个字母”(《寻找英雄——抗日战争之民间调查》,2006年出版)。詹文斌也向我讲述了同样的父亲回忆,并确认那“白色粉末”其实就是剧毒药物“氰化钾”。氰化钾溶解后无色、无臭、剧毒、速效、用量少,因而最常采用,何况此事由直接当事人回忆,可信度较高。 投毒者和所有相关人当晚即成功逃离,因此他们对此后在日本领事馆发生的详情并不知晓,最后的结果只能靠军统内部情报及媒体的公开报道来了解了。由于迄今也未见到军统内部的通报文字,死伤情况便有了出入。主要是关于死亡人数,一为2人,一为3人。2008年出版的《国民党特务活动史》持“3人说”:“酒宴上顿时大乱,人人都舌头麻木,表情痴呆,不同程度地中了毒。只可惜日本几个主要官员饮酒不多没有毙命,三浦大佐、宫下、船山都一命呜呼,而汉奸头目们因在日本领事馆不敢放肆吃喝,逃避了惩罚,汉奸梁鸿志、温宗尧、高冠吾等皆中毒后获救未死。”但更多的报道坚持“2人说”,詹长麟、王高科等生前回忆此事时也说是死了两个日本人。从当时报纸的报道看,都说是死了两位日本人,且包括日伪报纸在内的各派报纸均未对毙命人数存疑。特别是《申报》一直引述德国海通社消息,其中一则发自东京,系日外务省信息公布,消息称:“参与星期日日伪官员招待日外务次官清水留三郎宴会之日领署官员两人,因中毒过深,未及救治,因以毙命。”相信这一消息是可靠的,三浦当时是日本现役军人,史料未见有日本军官被毒死的记载。



灵魂帝国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已发站内信,确认后请采纳。

猜你喜欢

  • 超清

  • 共34集,完结

  • 13集全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