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88.sb

4.0

主演:千叶雄大 成田凌 白石麻衣 铃木拡树 

导演:中田秀夫 

www.988.sb高速云播放

www.988.sb高速云M3U8

www.988.sb剧情介绍

「スマホを落としただけなのに」の続編にあたる本作では、刑事・加賀谷学役で千葉、彼が逮捕した獄中の連続殺人鬼・浦野善治役で成田凌が続投する。加賀谷の恋人で、新たな事件に巻き込まれていくヒロイン・松田美乃 详情

电视剧《手机》里的经典台词

费墨看了一眼房卡,小声地嗫嚅道:误会,可谁信呢? 严守一没有说话。 费墨:房间是开了,但没有上去,改在咖啡厅坐而论道。左思右想,一直挣扎,还是 怕麻烦。 严守一没有说话。 费墨看了里屋一眼,仰在沙发上,虚着气说:二十年多年了,确实有些审美疲劳! 严守一没有说话。 费墨感叹:还是农业社会好呀! 严守一一时没有听明白,看着费墨。 费墨:那个时候交通通讯都不发达。上京赶考,几年不回,回来的时候,你说什么都 是成立的!(掏出自己的手机)现在…… 严守一仍然看着费墨。 费墨:近,太近,近得人喘不过气来! 2# 酒店大堂 上午 严守一紧走几步,追上已经踏上滚梯的费墨。滚梯上站满了人,都在互相打着招呼。 费墨和严守一也不时向大家应答着。 费黑穿着一件休闲夹克,显得严守一的西装革履有点夸张。 严守一偷空凑向费墨悄声说:不让我接,原来是有人送。车不好,人好。 费墨的眼神在镜片后躲闪了一下:一个社科院的研究生,学美学的,对我有些崇拜。 严守一:费老一再教导我们,麻烦。您这可是顶着麻烦上了。 费墨用胖胖的手点着严守一:做人要厚道。 3# 路上 夜 严守一开着车,沈雪坐在旁边一起回家。严守一发现沈雪的情绪有些不对,车里的气 氛有些沉闷。 严守一故意没话找话:孩子的衣服,买的真好。 沈雪打断:我来之前,你们是几个人在一起吃饭? 严守一:三个呀,徐社长先走了! 沈雪:严守一,我从桌上的碗筷就能看出来,你们一直是两个人! 严守一吃了一惊,马上找补:服务员收了。 沈雪冷笑:严守一,你的台词练得有点退步。(突然发火)你这是什么意思呀?还非 把我叫过来,拿她示威呀? 严守一闷着头开车,半天叹了口气说:确实就是我们俩,但就是为了给费墨写序的事 ,怕你多疑,我才这么说。 沈雪看着严守一:连她也那么说,徐社长明天去西安。我进来之前,你们还不定怎么 预谋呢。你说过你要改邪归正,我看你是要旧情复发! 严守一急了:你把事情分析得这么有条理,你想干什么吧!我是找老婆,不是找他妈 一间谍!疑神疑鬼,弄得我跟做贼似的! 4# 镇上 邮局里 下午 老牛打着哈欠,在开电话木匣子上的大锁。一群打电话的人又开始在那里拥挤。严守 一挤在最前边,手里拿着两毛钱(六十年代的毛票),往老牛手里递。 老牛带搭不理地:往哪儿打呀? 严守一沙哑着变声的嗓子:三矿,我打三矿。 老牛:三矿?我管电话一个多月了,三矿从来没打通过。 吕桂花倚在邮局门框上,担心地向里面望了一眼。 严守一:大爷,事情很急呀。 老牛的一只大手在摇电话:要三矿,要三矿! 电话里“嘟嘟”一阵,断了。 老牛:看看,我说打不通,你还不信,二百多里,得多少电线杆呀? 严守一恳求道:大爷,再试一次吧。 老牛瞪了严守一一眼,又呼呼地摇电话。但意外的是,这次通了。话筒里传来对方的 声音。 对方:哪里,你要哪里? 老牛:我要的不是你,是三矿! 对方:我这里就是三矿,我这里就是三矿!(河南话,经典) 5# 牛三斤,牛三斤 你的媳妇叫吕桂花 吕桂花让问一问 最近你还回来吗 6# 北京 高速路上 车内 上午 四十岁的严守一戴着一副墨镜,驾着车,行驶在京城外环的高速路上。他的身边坐着 《有一说一》的总策划费墨。费墨四十多岁,大学教授,爱摆架子,爱做导师状,胖 ,戴一宽边眼镜,穿一骆驼色风衣,脖子里搭着围巾,属于伪老派知识分子。看着两边 的路景,费墨正带着拖腔指点江山。 费墨搭拉着脸:每期节目都有硬伤。“打电话”这一期,你把电话的发明者说成瓦特 ,丢人哪。 严守一吃了一惊:谁发明的? 费墨:贝尔,贝尔知道吗? 7# 车内 上午 费墨不解地问:怎么了? 严守一犹豫地说:手机拉家里了! 费墨:没有时间了,马上就要录像了。 严守一双手把着方向盘,盯着前方的车流:今天于文娟在家! 费墨意味深长地:我说吧,这些天你心里有鬼!鬼会来电话吗? 严守一:说不好。 费墨掏出自己的手机:通知一声不就完了。比回家快! 严守一:还是带到身上踏实。 费墨:麻烦,多麻烦呀! 8# 于文娟边把手机交给严守一边说:刚才有一女的,一听是我,就把电话挂了。 严守一接过手机,调出打进的电话查看。 于文娟又问:她说话有点冲。 严守一边往外走边说:出版社的,张小泉的学生。一疯丫头,说话老没大没小。 9# 电视台录制现场 日 清谈节目《有一说一》录制现场。台下坐满了观众。乐队正在即兴敲打一首轻音乐。 几只空中摄像机的长臂在四处挥动寻找机位。大灯亮了,严守一站在台面上,正在热场 。 严守一:在录制节目之前,我事先给大家说一下,现在明明是白天,但我一会儿要说 成晚上,因为我们的节目首播是晚上;在我把白天说成晚上的时候,请大家不要笑。 大家笑了。 严守一开始主持节目,他先深鞠一躬,然后满面笑容说:大家晚上好,这里是《有一 说一》,我是严守一。今天和大家讨论的话题是《结婚几年是个坎》,这个节目的策划 是 我们这里新分来的女大学生,她现在还没有结婚。 众人笑。 严守一:在讨论之前,我先向大家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做一个检讨,上次在“打电话” 节目中,我把电话的发明者说成是瓦特,我们请来的总策划费墨先生,他是一名大学教 授,平时主要是在大学上课,偶尔来给我们挑挑毛病。费先生年龄不大,学问大,我 们尊称他为费老,这次我和瓦特又撞到他枪口上了。他和贝尔比较熟,便说电话不是瓦 特发明的;我刚才给瓦特打了一个电话,瓦特也说电话比较平常,要发明咱就发明蒸汽 机。看来我错了,在此我向广大的电视观众致以深深的歉意! 严守一又深深地鞠了一躬,众人鼓掌,笑。 10# 导播室 导播室里,在严守一主持节目的时候,费墨和其他一些《有一说一》栏目的工作人员 通过一排监视器在观看严守一的主持。当严守一说到给瓦特打电话时,费墨笑了。 监视器里的严守一:结婚几年是个坎?三年、五年?俗话说七年之痒,我现在结婚六 年,还没有发言权,现场有几位结婚七年以上的? 观众中举起许多手臂。 严守一:看来劫后余生的比例还是很高的…… 11# 戏剧学院教室 下午 女教师合上划名册:我们这个班应到二十人,实到十一人。没到的都算旷课!(接着 开始自我介绍)我叫沈雪,是你们这期台词短训班的辅导老师。第一天开课,近一半的 人旷课,好像辅导没有必要;你们主持的节目我都看过,我不想评价你们的节目内容, 我想说的是,你们的台词说的都不规范。一个是发音,一个是吐字,都是说话最基本的 。按照我们学院的要求,一个演员站在舞台上,不用麦克风,说的每个字,都能让坐在 最后一排的观众听见…… 这时有人打岔:您说的是十九世纪吧? 沈雪离开讲台,走向低着头看手机的严守一,边走边说:还有发音,明明是内地人, 非要学台湾腔……课堂上不准带手机,严守一,你知道吗? 严守一忙扬起脸,笑着说:对不起,我没打。 沈雪:我知道你们都是名嘴,我尊重你们,但,我也希望你们能尊重我。 严守一:沈老师,您还真认真了,我们这课也就是走一过场,就为应付台里的考核。 沈雪被严守一的话气得脸色铁青。正在这时,严守一的手机响了。 严守一低头看电话,又抬起头对沈雪说:要不您也走一过场得了。 沈雪二话不说,一把抓过严守一的手机,扔到垃圾桶里。 沈雪:这不是你们电视台,这是大学!我是在维护学校的规定! 严守一也有些认真,指着窗外:沈雪老师,我认为您应该把它给我捡回来! 沈雪和教室的人都愣了。 沈雪看定严守一,转身向教室外走去。边走边涨红着脸说:今天这课没法上了。 12# 教室里空空荡荡,只有沈雪和严守一。 沈雪哭了,泪眼婆娑看着严守一:以后凡是我的课,你在,我走! 严守一有些尴尬,忙挽回局面,态度诚恳地说:沈老师,我错了。今天早上我就招了 台不高兴,他让我写一份检查,(掏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您要急着用,我就 先给您。 沈雪仍绷着脸。 严守一凑过去,双手把检查递到沈雪面前:错误虽然不同,但态度都是追悔莫及。先 哄您得了。 沈雪破啼为笑:无耻。 13# 汽车内 傍晚 严守一的手伸向插在电源上的车钥匙,将汽车发动。这时武月的脸突然贴到严守一的 后背上,扒开他的衬衫领子,在他的膀子上猛地咬了一口。 严守一疼痛难忍,“哎哟”一声。他甩开武月的嘴,摸着后背说:你是属狗的?老咬 !武月的手伸向车钥匙,将车熄灭,拔下钥匙。 严守一将身子靠在椅背上说:我真得走。 武月推开车门,将车钥匙扔到旁边的路上。 车外 傍晚 一支打火机被打着,映出严守一的脸和一些局部的地面。 严守一弯着腰在地上寻找车钥匙。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严守一掏出手机接电话 。电话里传来于文娟的声音:你回来吃饭吗? 严守一一边继续摸着黑寻找钥匙,一边回答:下午去短训班上课,策划会挪晚上了。 不回去了。 于文娟:你在外边吧? 严守一作满不在乎状:马路上,正跟费老找饭辙呢。 于文娟把电话挂了。这时一只手把钥匙从地上捡了起来,是武月。 武月一把搂住严守一:就不让你走! 武月的手搂在严守一的后背上,死死攥着车钥匙。 严守一也搂住了武月,他的手在武月的背后把手机关了。 手机上的屏幕一亮,接着熄灭了。 14# 费墨家楼下 傍晚 两只狗冲到一起,双方的主人拼命往后拉扯。但一条狗还是挣扎着骑到了另一条狗的 头上。 双方的主人终于把它们拉开了。其中一条狗的主人是费墨。 费墨:盲目,人家也是公的。 15# 客厅 夜 严守一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铃声在夜里显得格外地惊心。 严守一掩饰着内心的恐慌,一边掏兜里的手机,一边作烦恼状:这么晚了,谁的电话 我都不接了! 于文娟说:我替你接。 严守一的手下意识地往回缩了一下,接着只好把手机交给于文娟。 于文娟打开手机,里面传出费墨急切的声音。 费墨:你总算开机了,在哪呢?于文娟打我的电话找你! 费墨的声音也传到了严守一的耳朵里。于文娟一声不发,把手机挂了,眼睛盯着严守 一。严守一知道事情闹大了,但一时又不知怎么收场。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一声,屏幕上飞进一个小信封。信封下面显示发信人是武月。 短信打开,内容是:睡觉的时候,别脱内衣。 16# 严守一离婚了。从街道办事处出来,他想再跟妻子说一句话,但这句话半天也没 有找出来。半年过去了,他给于文娟打过许多电话,于文娟从来不接 17# 火车上软卧车厢里 沈雪用河南方言给严守一和费墨讲笑话 沈雪:儿子天天练俯卧撑,爹问:孩儿啊,恁这是干啥哩?儿说:俺练胸大肌。爹说 :练也是白练,恁再练也没恁姐大。 严守一:我们河南人没那么傻,搁在宋朝,我们河南人得教你说话;打开电视,所有 的主持人说的都是河南话;从国家领导人宋徽宗到妓女李师师,说的都是这个。你们现 在说的北京话,那时候叫胡语,知道胡说八道是怎么来的吗? 费墨用扇子点着严守一,对沈雪说:雪呀,他这才叫胡说八道。李师师是杭州人,说 的是吴语。 18# 严守一的手机响了。 严守一看了一眼,手机的屏幕显示出武月的名字,他犹豫一下,还是接了。 手机里传出武月的声音:你躲什么呀?有那么忙吗?吃不了你…… 严守一在装傻:说话呀……听不见……你大声点……我说话你能听见吗?我在火车上 ,回老家!喂…… 对方把电话挂了。 费墨点着严守一:演的真像。我都听见了,你听不见。 严守一看着费墨:费老,做人要厚道。 19# 严守一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推过去:砖头哥,这是五千,你都拿着吧。 砖头哥马上急了:你恶心谁呢?她是你奶,不是俺奶?你爹和俺爹,不是伙一个妈? 这时砖头哥腰里的手机响了。他从皮套里拔出手机,拔出天线,看了严守一一眼,摆 好姿式,郑重其事地接电话。 砖头哥:靠娘,谁呀……没空……别打了,费钱。 接着学着城里人的姿式,用桌沿将手机的天线顶回去,又将手机装到皮套里,按上按 扣。 砖头哥的一连串动作,让严守一看得有些发呆,他愣愣地问:谁呀? 砖头哥:路之信,叫我去杀猪。靠娘,看我买了个手机,他也买一个,他北京没人啊 ! 严守一笑:两烧包,一条街上的,放个屁都能闻着味,喊一嗓子,比拨号码都快。 20# 《有一说一》栏目在开策划会。仍能听到外间传来的观众电话。五六个男女编导和严 守一散坐在桌子旁和沙发上。女编导小马在作会议记录。费墨穿着一件中式棉袄,脖子 上搭着一条围巾,坐在一把湖南藤椅上,居高临下地在点评节目。 费墨一字一句地:上次我就说过,做节目就像逛超市。这次我还要说,做节目又像拌 萝卜…… 正在这时,男编导大段的手机响了。看大段打开手机,费墨停止说话。 大段用支支吾吾的语气接手机:对……啊……行……噢……嗯……咳……(停顿不吱 声)……听见了。 由于手机接得莫明其妙,大家反倒支起了耳朵。大段仰起头,发现大家都在看他。 这时严守一有些兴奋:肯定是一女的打的。(见大段要极力辩解,严守一用手止住大 段)我能翻译。(严守一学着男女两种语气)你开会呢吧?对。说话不方便吧?啊。 那我说你听。行。我想你了。噢。你想我了吗?嗯。昨天你真坏。咳。你亲我一下。( 停顿)那我亲你一下。听见了吗?(这时众人共同起哄)听见了! 众人哄堂大笑。唯有费墨板着脸不说话。严守一意识到什么,用手势示意大家安静, 接着又向费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继续说。 费墨:那我就直接说萝卜,通常萝卜皮是被视为无用的,但是…… 这时负责记录的小马手机响了。小马边接手机边走向阳台。费墨又停下不说了。严守 一忙把小马的记录本拿到自己面前。 严守一:费老,咱们不等她了。 费墨:要等。我不能每人都说一遍。(做出固执等小马的姿态) 严守一向阳台喊:小马,快点! 小马忙挂上手机,走回来,费墨接着往下说。 费墨:那我就不说萝卜了,我说狗熊,做节目也像狗熊掰棒子…… 正在这时,严守一的手机响了。 严守一:谁呀?我不在单位!(口气变得有些无奈)那你把电话给门卫吧。我是严守 一,给她登记吧。 大段:玩现了吧?咱们现在的门卫特爱多嘴。 众人又笑了。这时费墨真生气了,收起自己的公文包,夹到腋下就要往外走。严守一 一把拦住费墨。 严守一对众人说:开会都把手机关了,认认真真听费老讲。严肃一点。 费墨点着严守一:我看就你不严肃。(把公文包扔在桌子上问)我刚才都讲什么了? 严守一急忙翻记录本,神情极其认真:您讲了超市、萝卜,还有狗熊。(抬起头,迷 茫地看费墨)费老,你到底要说什么? 众人又想笑,但都压抑着。 费墨:我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但我倒觉得,我们应该做一期节目,就叫“手机” 。首先点着严守一)“我不在台里”,瞎话张嘴就来。手机连着你的嘴,嘴又连着你 的心。(又点着众人)你们在手机里又说了多少废话和无聊的话。汉语本来是简洁的, 现在人人言不由衷。手机里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东西?再这样闹下去,早晚有一天,手 机会变成手雷 21# 武月拎着包,两人边走边说。 武月:别害怕,今天找你是正事。费墨在我们社要出一本书,我们社长想让你给写个 序。 严守一有些吃惊:我给费墨写序,不合适吧?你要写本书,我倒可以写序,像你这么 没文化的,我也不脸红。 武月停住脚步:行呵,我写。我正愁没钱花呢。书名就叫《有一说一》,(咬着牙说 )彻底揭露你的丑恶嘴脸。封面上还得注明“少儿不宜”。 严守一恬着脸,搂起武月的肩膀继续走:我觉得书名应该叫《我把青春献给你》 22# 严守一:我认为书分两种,如果让我写一本书,就是给大家解个闷儿,但像费先生的 著作,对我们认识自己是有指导作用的。读了费先生的书,我才知道,人类在学会说话 之前,用的是肢体语言,把一个事说清楚很难,得跳半天舞;骗人就更难了,比划一天 ,也不见得能把人骗了;会说话以后,骗人就容易多了,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23# 这时那个中年老师:怎么回事?不等了,下一个。 小苏又叫道:冯思语 24# 严守一从床头坐起 来,以为武月是开玩笑,作若无其事状:我知道你新买了一手机,有这功能,你录它 干什么呀? 武月:看你对我怎么样了。 严守一:我娶不了你。 武月:我没有那么天真。我给你老婆找了一工作,你也给我找一工作吧。 严守一:你不是有工作吗? 武月:你们《有一说一》不是正招主持人吗?我已经报了名了,我希望没有竞争者。 严守一这时知道武月是认真的,愣在那里。严守一:你也太……你这是讹诈! 武月:是交换。三年了,你不能什么都不让我得着吧? 严守一光着膀子,将头埋到手里。半天抬起头说:这事得从长计议。 武月:严守一,我不是跟你商量!我还告诉你,你真以为我们社长安排于文娟的工作 ,是看你的面子呀? 严守一看武月。 武月:是他占了我的便宜! 严守一愣在那里。 25# 严守一回到北京以后,从此不再用手机。入冬后,他患了感冒,很长时间都没有 好。感冒又导致了声带发炎,嗓子像少年变声时一样沙哑了。他向电视台请了假,在 家里养了半年病。半年之中,发生了几件事。一,武月去了《有一说一》当主持人;二 ,费墨出国了,去了爱沙尼亚,据说在一所语言学校教中文,从此杳无音信;三,他和 沈雪分手了。除夕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他对沈雪说:我有些想念费老。



推荐手机

NOKIA5320,直板的,200万像素的,绝对符合你拍照要求是Symbian S60操作系统 ,也就是智能的啦,上网速度快哦。我用的就是这手机,楼主可以去网上查查这手机的评价这手机现在1千多一点,呵呵希望能帮到你

www.988.sb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