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医者剧情介绍

《共和国医者》以独特生命视角回首百年征程,主创人员围绕1921-2021年数个重大历史节点开展抢救式记录,独家采访了50位平均年龄近96岁的医务工作者,并深度呈现他们一生与党共同进退,用热血与求知铺就 详情

理想国正义的理解

[关于正义的讨论——柏拉图《理想》读后感]柏拉图(公元前427年—347年)是古希腊的大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的老师,关于正义的讨论——柏拉图《理想国》读后感。柏拉图的最高理想是哲学家应为政治家,政治家应为哲学家。哲学家不是躲在象牙塔的书呆,应该学以致用,求诸实践。《理想国》一书是从关于“正义”的讨论开始的,而且全书也贯穿着这个讨论。那什么是正义呢?诗人西蒙尼得说“正义是欠债还债”,那么他所说的“还债”是什么呢?“正义就是给每个人一恰如其分的报答”,这就是西蒙尼得所说的“还债”。但正义能单理解成欠债还债吗?显然不能的。如果正义如西蒙尼得所说,那么正义就是“把善给予友人,把恶给予敌人”。乍一看这似乎是对的,但是在人生病的时候是医生把善给予朋友(病人),把恶给予敌人(病魔)。当人们不生病的时候医生是没用的,当船不遇到风浪的时候舵手也是没用的。这么说所有的事物统统都是这样吗?——它们有用正义就无用,它们无用正义就有用了?这也就说当保管盾和琴的时候,正义是有用的,因为保管需要责任心,但是利用它们时,军人和琴师的技术就更有用了。如果正义仅仅对于无用的东西是有用的话,那么正义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无用”指的是不被利用,那么争议也不能实现其价值。照西蒙尼得的意思“帮助朋友、伤害敌人是正义的”,苏格拉底对这个问题问道“那么伤害不正义的人,帮助正义的人能不能算正义?”,对于那些不识好歹的人来说,伤害他们的朋友,帮助他们的敌人反而是正义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的若干朋友是坏的,不正义的,若干敌人是好的,正义的。那么西蒙尼得的那套就站不住脚了。苏格拉底又交给了我们辨别朋友和敌人的方法,这对我们很有借鉴意义:我们应该说朋友不仅看起来可靠的人,而是真正可靠的人。看起来好,并不真正好的人只能当做表面上的朋友,不算做真朋友;对于敌人,理亦如此。这是对当前那些酒肉朋友的一个莫大讽刺,他们扭曲了正义,为酒肉朋友两肋插刀是糊涂的行为。一个正义的人能伤害别人吗?显而易见,他能伤害那坏的敌人。可怎么判断好坏呢?人受了伤害就变坏了(不是指品德),因为好人是受帮助的,恶人是被人伤害的。那么正义的人能用他的正义使人变得不正义吗?好人能用他的美德使人变坏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伤害朋友或任何人不是正义者的朋友,正义是“助友害敌”也不能成立了,因为伤害任何人都是不正义的。通过读这一部分文字,我认识到交友时要慎重,自己心中树立一把正与邪的标尺,不能被外表蒙蔽了眼睛。另外做事情要趋利避害,统筹规划,不做伤害他人的事。这时色拉叙马霍斯提出了他的观点“正义就是强者的权利”。苏格拉底便提出疑问:服从统治者是正义的?无疑苏格拉底懂得统治者是不能保证不犯错误的,并用“遵守对统治者有利和不利的法都是正义的”问题进行质疑。站色拉叙马霍斯的严格定义,强者是不犯错误的人,那么一个真正的医生是挣钱的还是治病的人,无疑是治病的人。每一种技艺的天然目的在于寻求和提供一种利益。医者治病,显然医术追求的不是医术本身的利益,而是对人体的利益。也就是说每一门技艺在实现其本身寻求的利益的时候都必然顾及它所支配的弱者的利益,读后感《关于正义的讨论——柏拉图《理想国》读后感》。那么,在任何政府里,统治者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而不顾百姓的利益,他的一言一行都要为了百姓的利益,如果失去群众,他们的治理权是没有意义的,更没有正义可言了,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色拉叙马霍斯又说“正义是为了强者的利益服务,不正义是只对自己有好处”。正义的人跟不正义的人相比,总是处处吃亏,人之所以谴责不正义,并不是害怕做不正义的事,而是怕吃不正义的亏。人们咒骂小偷是因为小偷用不正义使自己得到好处,人们吃了不正义的亏。当官治民也是一门技艺,这种技艺是寻求对于管理才能而获得的报酬。有一些好人不肯为名利做官,那这时惩罚就来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假如全国都是正义的人,大家会争着不做官的,就像现在大家争着做官一样。那些不肯为名利当官的好人,最大的惩罚是你不去管人,却让比你坏的多的人来管你了,这无疑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怎么看待无偿献血

我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不提倡什么发扬光大,从我做起,但我觉得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也不反对献血,因为这对身体不会有影响的,是有益的,不光对己,对他人也是。